女子練瑜伽時旁邊學員摔倒將其砸傷, 瑜伽館應不應該進行賠償?

2020年11月19日20:09

來源:大河網

大河網訊 (記者 宋向樂)隨着人們生活品質的不斷提高,工作之餘到健身場所健身休閒受到不少年輕人的追捧,尤其是一些愛美的女性更偏好練習瑜伽塑形美體,但因選擇項目不當、場館內設施設備存在隱患或場館經營者管理疏漏等原因,健身活動難免會有一定的危險性,學員人身受到傷害的事故也時有發生。那麼,誰該為此類事故擔責呢?

近日,大河網記者從鄭州市惠濟區人民法院獲悉,11月17日,該院就執結一起學員在瑜伽館內練習時受傷的案件,在執行法官的釋法明理下,瑜伽館履行了2.6萬餘元的賠償款。

女子上瑜伽課時受傷

瑜伽館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被判擔責

現年32歲的方女士是鄭州一家公司的“白領”,她在單位旁邊一家瑜伽館辦了會員卡,下班後經常抽空去上瑜伽課。

今年5月的一天,方女士像往常一樣去瑜伽館鍛鍊。在按照教練的要求練習瑜伽球時,因球體滑動,旁邊的一名學員身體失衡摔倒在地並砸到了方女士。方女士起身後因感到頭痛劇烈,中止了練習並原地休息。方女士回家後因出現了頭暈噁心嘔吐等症狀,便自行前往醫院檢查並住院治療,花去了1.3萬餘元的醫療費用。在方女士住院期間,砸傷她的學員郝某墊付了部分診療費用。此後,方女士多次找到郝某和瑜伽館討要賠償,但多次協商無果,方女士起訴到了法院。

法庭上,方女士表示,郝某在上瑜伽課時造成自己受傷,瑜伽館作為瑜伽練習的場地提供者及培訓教育機構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且其受傷後瑜伽教練也沒有及時採取救治措施,存在一定過錯,二者應對其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對此,郝某辯稱,第一,自己是嚴格按照教練要求進行鍛鍊的,方女士的受傷應屬於意外事故;第二,方女士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自願參加體育運動,應自擔風險;第三,受傷後方女士未及時就醫,應對擴大的損失自行擔責。故其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而被告瑜伽館則表示,在訓練過程中,郝某姿勢與其他人的姿勢不一致,這才導致了後續事件發生。其已在瑜伽館內設置了警示語,教練在教學過程中也有提示語,已充分盡到告知提醒義務,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惠濟法院經審理認為,公民的健康權應受法律保護。因瑜伽動作本身存在一定的危險性,被告瑜伽館作為健身場所的經營者,應盡到合理範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不僅應盡到張貼告示提示義務,瑜伽指導人員還應加強訓練前的指導,在練習過程中注重對被培訓人員動作練習的檢查,糾正錯誤動作等,避免危險發生。但被告瑜伽館未採取在練習人員之間設置適當安全距離等安全防範措施,故其對本案事故的發生存在過錯,應對原告方女士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被告郝某對本案事故發生存在過錯,故原告方女士要求郝某承擔賠償責任不予支持。遂依照相關法律規定,判令被告瑜伽館於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賠償方女士各項損失共計26176.07元。

接了執行法官10餘通電話後 被執行人履行了

因判決生效後,某瑜伽館並未履行賠償,方女士向惠濟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

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執行幹警第一時間向被執行人送達了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等執行文書,同時利用網絡查控系統查詢了被執行人名下的財產線索。執行法官經瞭解獲知,被執行人完全具備履行能力,但因就判決認定的賠償數額等不服一直不願履行。

於是,執行法官與被執行人瑜伽館的負責人進行了多次電話溝通,向其釋法明理,認真解釋了相關法律規定,並就企業誠實守信的重要性及拒不履行法律判決的法律後果等進行詳細闡明,勸説其主動履行生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

在執行法官融情於理的多次勸説下,該瑜伽館負責人的態度發生變化,表示願主動配合法院的執行工作,按照判決書中確定的數額賠償方女士損失。隨後,該瑜伽館將全部2.6萬餘元執行款轉入了法院執行專項賬户內,法官也第一時間通知申請執行人方女士到院領取了執行款。

“真沒想到這麼快就拿到賠償款了,感謝法官們的公正執法。”領取完全部2.6萬餘元賠償款後,申請執行人方女士激動地對執行法官説。

法官提醒

健身時受傷就醫應保留好相關單據及溝通記錄

法官提醒廣大市民,在選擇健身房、健身會所進行體育鍛煉時應注意相關安全提示,並注意按照操作規範合理使用健身器械,選擇的運動項目要與自己的身體水平相符,在可控範圍內,必要時可佩戴適宜的護具,而且當身體出現不適情況時應立即停止活動,與現場的教練等相關工作人員及時溝通,如摔倒時要注意保護重要部位不受嚴重創傷。如確需就醫,則應由健身機構相關工作人員陪同前往,同時注意保留好就醫的相關單據、溝通記錄等並注意儘早維權,以最大限度地確保自身權益不遭受不必要的侵害。

同時,健身機構也應注意提升安全保障的意識,除設置清晰明顯的警示提示標誌,加強定時巡查巡視,及時制止提醒外;還要注意定期檢修維護設施設備,增加專業安保人員和設施投入,同時注意對參與健身的顧客進行必要的安全指導,有條件的情況下要配備專業救護人員,準備充分救護用具和藥品,一旦顧客發生損傷事故時能夠積極應對,最大限度減少和避免相關糾紛的發生。

公共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快問快答

1.什麼是公共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

答:安全保障義務始於德國侵權法上的“安全交往義務”,是指開啓或持續特定危險的人所應承擔的、根據具體情況採取必要的、具有期待可能性的防範措施,以保證第三人免遭損害的義務。

該義務可分為兩類:一類是義務人負有的不因自己的行為而直接損害他人的安全保障義務,另一類則是義務人負有的防止或制止第三人對他人實施侵權行為的安全保障義務。

2. 對於公共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民法典》是怎麼規定的?

答:《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羣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因第三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第三人承擔侵權責任;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組織者承擔補充責任後,可以向第三人追償。

3.為什麼這些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羣眾性活動的組織者要承擔“安全保障義務”?

答:讓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羣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承擔安全保障義務,原因是他們對其經營、管理或組織的場所具有他人不可比擬的控制能力,他們最瞭解整個場所的實際情況,能預見到可能發生的危險和損害,可以以最小的成本採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損害的發生或者使之減輕。

4. 是不是隻要在公共場所內發生的損害,管理者都理應賠償?

答: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安全保障義務並不是讓經營者承擔絕對的、無條件的義務,經營者承擔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責任有着嚴格的邊界。

司法實踐中,判斷經營者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一般需要注意三個方面:一要看經營者是否按照足以避免危險、減少損害後果的方式履行義務;二要看經營者是否向消費者作出充分明確的説明或警示;三要看經營者是否有足夠的應急措施,將意外事件產生的損失降到最低。例如曾被廣泛熱議的“私自上樹摘楊梅墜亡案”中,判決書中就寫道:“村委會作為該村景區的管理人,雖負有保障遊客免遭損害的義務,但義務的確定應限於景區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範圍之內;村委會並未向村民或遊客提供免費採摘楊梅的活動,楊梅樹本身並無安全隱患,不能要求村委會對景區內的所有樹木加以圍蔽、設置警示標誌。”(線索提供: 魯維佳 張曉靜)  

編輯:梁倩文  審核 :新聞總值班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