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抗疫出奇招 進一步發展還需與時俱進

2020年11月13日19:49

來源:科技日報

  “黨的領導,毫無疑問是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的根本原因。這次疫情,中醫藥人能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也得益於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決策部署,這是全國中醫藥大會勝利召開以後面臨的一次大考。” 11日,在人民政協報社與中國中醫科學院聯合組織的“中醫藥高質量發展暨抗疫實踐總結研討會”上,全國政協常委、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感慨。

  黃璐琦説,武漢保衞戰期間,正是由於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同志們在武漢建立了中醫藥前沿指揮部,中醫藥人才能不負使命,通過了這次大考。

  “兩個90%” 彰顯中醫藥抗疫擔當

  據統計,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0.6%。臨牀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

  在黃璐琦看來,“兩個90%”充分説明了中醫藥抗擊新冠肺炎的實績。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評價,中西醫結合、中西藥並用,是此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點,也是中醫藥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的生動實踐。

  “回顧總結整個中醫藥在這次疫情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我們認為體現在五個方面:一是對患者按照感冒、流感、新冠等不同疾病類型進行分層干預;二是對輕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發揮中醫藥主導作用,對重型、危重型患者發揮中西醫協同作用;三是在康復患者中發揮整體的調節作用,且整體改善率達70%;四是在預防中發揮獨特優勢作用;五是滿足民眾對傳統醫藥的需求。”黃璐琦表示。

  總結抗疫經驗,黃璐琦認為,一是核心最重要,正因為有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英明決策和堅強領導,才有現在的重大戰略成果,而這也正是人民領袖愛人民的生動實踐;二是有黨有依靠,黨員們身先士卒,為抗疫工作起到模範先鋒作用;三是羣眾的信賴,給予中醫藥充分施展的空間;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好,集中力量辦大事,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不是口號而是行動;五是國家實力強,讓我們有實力搞中醫藥科技攻關,搞基礎研究、重大疾病防治等。這些因素,給了中醫藥人前行的動力,讓他們在困難和挑戰的面前,始終“腳下有道路、眼裏有光明、心中有底氣”。

  中醫藥的發展也應與時俱進

  “3月23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佈會上公佈的‘三藥三方’,就是中醫藥傳承創新發展的最佳實踐。事實上,中醫藥在每一次抗疫都發揮了很大作用。中醫藥不僅僅能治療新冠肺炎病毒的主症,且對併發症的治療也體現了很好的效果。”廣東省中醫藥大學副校長、廣東省中醫醫院副院長張忠德説。

  在中國中醫科學院望京醫院原院長陳珞珈看來,歸納總結中醫藥參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經驗和成績,應該就輕、中、重三類新冠肺炎患者,分為中醫藥、西醫藥品、中西醫結合三個治療組,進行雙盲循證、多中心的臨牀與基礎研究,探索最優診療方案,這是非常有意義且極其重要的。同時應重視國民的健康,建議政府加大對公共衞生和醫療健康的投入。

  “中醫藥的高質量發展,需要中醫理論與時俱進,中醫應在傳承繼承的基礎上發揚光大。中西醫結合能更好地把中醫藥事業做好。”全國政協常委、山東省政協副主席、山東省省立醫院院長趙家軍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給予迴應,中醫的科學性、有效性及中醫理論的先進性不言而喻,在病毒感染、免疫性疾病包括一些慢病防治中,中醫發揮着西醫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醫藥的傳統優勢和特色面臨新的挑戰

  與會專家表示,《中醫藥法》頒佈之後,中醫藥迎來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大好發展時機。但與此同時,中醫藥的傳統優勢和特色也正面臨着新的挑戰。

  “特別是中醫藥‘簡便驗廉’的特色和優勢,因為國家的帶量採購等政策,以及現代科技的快速發展和普及,正在逐漸消減。”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醫院副院長徐鳳芹表示,中藥材價格不斷上漲、許多中藥由野生改為種植導致的質量良莠不齊,年輕人追求快節奏不願用湯藥,甚至不信中醫,中醫大師越來越少,青年醫生成長緩慢等因素,正在制約中醫藥的高質量發展。

  “目前來講,中藥在中國整個醫藥產業中與中醫的地位是完全不匹配的。這其中的影響因素眾多:首先是藥材質量保障難,一些道地藥材優良種質正在消失或解體,部分品種甚至瀕臨滅絕;二是歷史欠賬償還難,已經批准的中藥,絕大部分沒有經過符合現代科學標準和規範的臨牀前和臨牀研究;還有就是臨牀效果評價難,中藥有效性和安全性證據不足的問題,已成為制約中醫藥發展的瓶頸。”談及中醫藥產業發展現狀,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執行會長宋瑞霖説。

  為此,宋瑞霖建議,中藥產業傳承和發展必須實事求是,在重要開發過程中既要充分汲取中醫藥豐富的養料,又要善於利用現代醫學的技術和成果,講世界聽得懂的語言,學會用公認的標準證明自己。其次,中藥應當通過循證評價來彰顯自身的價值,在尊重傳統醫學理論的基礎上,將中藥理論中的精華與現代醫學評價方法相結合,充分利用現代科技為傳統賦能。

  在中國民族醫藥學會副會長、新疆銀朵蘭維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俊看來,中藥產業的高質量發展,既要加強醫研企用的融合,也要形成產業化。“沒有產學研相結合,中藥不可能創新發展;目前國內的中藥企業普遍規模較小且產業鏈不完整,如果沒有形成產業鏈,藥企的藥品質量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控於藥材質量,這就可能讓中藥產業的高質量發展直接打折扣。並且,因為產業鏈不完整,優化產業結構就會受到諸多限制,很難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

  “西醫和西藥現代化體系的建立,是因為找到了動物模型這個理想的研究體系。但動物模型不應只是西方醫藥體系建立的基石,也可以成為中醫藥發展的高速路。我們中醫藥領域如果建立了自己的動物模型體系,就會成為打通中西醫、中西藥在整體與微觀、系統辯證與分子機理、中藥方劑與靶點藥物等方面認識論差異的橋樑,也將會成為中醫藥國際互認、國際接軌的橋樑,成為中醫藥與西醫藥比較的國際公認的試金石。”對於讓中醫藥也有突飛猛進的高質量發展,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所長秦川這樣建議。

  “我想任何疫情終要過去,只不過是流行的長短而已,我們一定要把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擺在全局的第一位,真正做到中西醫並重,發揮中醫藥的原創優勢,突出中醫藥的文化特色。適逢‘十四五’即將迎來開局之年,下一步中醫藥事業和產業的高質量發展,主要的發展思路就是遵循自身的規律、堅持特色發展,提高創新能力、推動內涵發展,改革管理體系、推動轉型發展,堅持開放包容、推動融合發展。”黃璐琦表示。

  文/科技日報記者付麗麗


編輯:郭同歡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